需要进一步发挥城市的经济聚集作用

2019-06-27 14:57:40 围观 : 62

  2月22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要统筹实施好宏观政策、结构性政策、社会政策,落实好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和就业优先政策。“就业优先政策”被视为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同等的重要宏观政策。

  就宏观经济指标而言,充分就业其实是最高优先级的指标。充分就业不仅能保障社会各群体特别是最的生活,减轻社会矛盾,而且是增加产出和收入的基础。此外,充分就业还可以稳定商业预期,稳定通胀等其它宏观指标。中央强调“就业优先”既是加强宏观经济指标管理,也是切中了目前经济的重点问题。

  2018年12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4.9%。仅从失业率的角度而言,尚处于充分就业区间,就业压力并没有增大。但是,如果从劳动力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对比来看,则可以发现我国整体劳动力供需存在结构性矛盾。

  从2018年四季度中国人民大学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公布的数据看,2018年四季度企业用工需求明显增加,环比增幅为25.42%。但是求职申请人数环比仅增加3.90%,使得四季度CIER指数上升至2.38。虽然CIER指数回升,但仍大大低于2017年同期水平的2.91。与2017年相比,2018年就业市场景气程度明显回落。

  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发布的数据,2018年岗位供给总体大于求职人数,求人倍率(招聘岗位的数和求职人数的比)始终保持在1以上,去年第四季度为1.27。但我们不能简单认为目前已经出现劳动力供给不足。虽然整体上我国新增劳动力绝对数字在下降,但2018年仍然在1500万以上,2019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有834万人,再创新高。所以,综合而言,我国的劳动力供给的数量仍然较大。目前劳动市场求人倍率高并不是因为劳动力数量供给下滑,主要原因应该是就业意愿下滑。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报名参加2019年研究生考试的人数达到创纪录的290万人,同比增速突破20%。据中国教育在线年考研动机的调查,就业压力大排在首位,占比接近40%。挤破头的考研无疑说明毕业生(其实也不仅是毕业生)求职压力的加大,在企业谋求一份理想工作并不容易。通常情况下,考研和考公务员是毕业生去企业就业之外的两种替代性选择,一旦企业就业形势趋紧,毕业生就会推迟进入职场或选择体制内的工作以规避就业风险。

  所以,从供给和需求两侧的数据综合看,我国劳动力市场可能既存在企业招工不易,也存在劳动者求职难。劳动力市场的这种错配,可能导致新增劳动力的损失。而且,企业因为招工难会逐步下调用工意愿,收缩投资规模,进一步影响宏观经济周期。要扭转这一局面,短期而言需要进一步激发企业扩张经营的意愿,增强用工意愿,从而提高薪酬价格,以解决劳动力市场的错配。这就需要减轻企业负担,特别是占就业80%的民营企业的负担。

  而就中长期而言,则需要有一些更深层次的改革。根据《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一线年四季度CIER指数均值0.85,较2017年四季度变化不大。二线和三线年第四季度CIER指数尽管相较第三季度有所上升,但相比2017年第四季度则有不小的差距,三线城市CIER指数的同比下降幅度更大。这意味着就业竞争程度明显上升,在二三线城市,岗位供给的增长落后于求职者需求。同时也说明,劳动市场的区域差异已经非常清楚地呈现。

  整体经济走缓的宏观大格局下,一线城市就业机会更多,供给需求较为匹配。这说明,虽然中国经济增长走缓,但经济活动的聚集性在增强,一二线城市的经济聚集性已经越来越突出。所以,要改善这种劳动力市场双重困难,需要进一步发挥城市的经济聚集作用,这就需要增强劳动力的流动性,降低劳动力流动的障碍。具体措施而言,不仅要降低城市户籍门槛、公共服务门槛,还应进一步拉平一二三线城市的落户、社保、教育流动的条件,这样才能真正解决劳动力市场的区域错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