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丨美国军事威慑若隐若现外界关注朝鲜系列

2019-04-18 11:45:04 围观 : 73

  而原计划不降落韩国的美空军E-3预警机3月19日也降落在韩国乌山基地。这是E-3预警机自2017年12月韩美“警戒王牌”联合空中演习以来首次降落在韩国基地。

  美朝领导人河内会晤无协议而终后,美国方面动作频频,似有施压之意。周四(美国当地时间3月21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朝鲜追加“大规模的额外制裁”,这是上月越南会晤后美国宣布的第一项制裁措施,朝鲜随后宣布撤出位于开城非军事区的朝韩联络办公室。

  朝鲜官方媒体《劳动新闻》3月21日罕见刊文称,朝鲜因为国际制裁正面临着“历来最艰难的考验”,呼吁人们共体时艰。

  不过,就在次日,美国当地时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推文宣布取消涉及朝鲜的新一轮经济制裁。

  在解释撤销原因时,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说:“特朗普总统喜欢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他认为这些制裁没有必要。”跟特朗普一样,她没有解释特朗普所谈的究竟是什么制裁。

  “伯瑟夫”号属于美国海岸警卫队“传奇”级巡逻舰,也是其目前最先进的巡逻舰,配备了雷达、光点系统、舰炮和直升机等装备,具备很强的巡逻监视能力。

  据韩联社22日报道,“伯瑟夫”号巡逻舰于今年1月20日离开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母港,本月3日访问日本长崎县佐世保港,执行巡逻打击朝鲜在海上非法转运的任务。据悉,美方于去年9月向韩方提议让该巡逻舰访问济州港,之后双方一直讨论日程安排。

  据韩国《中央日报》3月22日报道,经确认,RC-135W侦察机、RQ-4无人机、U-2侦察机及E-3预警机近日活跃在朝鲜半岛上空及海域。E-3预警机当时并不打算进入韩国,但却在3月18日突然改变计划,在韩国乌山空军基地着陆。

  空军专家傅前哨向澎湃新闻()表示,RC-135W侦察机、RQ-4无人机、U-2侦察机都是美国战略级别的侦察机,配备了雷达、光电、电子等侦察设备,既可以通过雷达、光电成像侦察,也可以使用电子设备侦察对方雷达、通信等信号。近期,美国各种类型侦察机活跃于朝鲜半岛,军事上的目的就是为了掌握朝鲜军方的动态。

  “这可能与近期朝鲜东仓里卫星发射场新动态有关,通过这些侦察了解朝鲜近期核导方面的情报。”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俊生认为。

  3月6日,韩国国情院透露称,朝鲜已开始重建曾测试洲际弹道导弹技术的东仓里被部分拆除的。多家美媒分析道,朝鲜很有可能再次进行核试验。对此,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表示,如果朝鲜真的再次进行核试验,他将“很失望”。

  除了侦察机和预警机,此前多次前往朝鲜半岛并引发关注的B-52轰炸机最近也多次出现。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当地时间3月5日证实,两架B-52轰炸机从关岛基地起飞,一架进入东海往北飞行经过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之后返回关岛。3月20日,两架B-52再次从关岛起飞,前往日本执行任务。

  B-52H是美国空军装备序列中唯一具备发射AGM-86系列导弹能力的轰炸机,装备数量约75架。每架B-52H可携带20枚AGM-86系列导弹。配备核战斗部的AGM-86B导弹最大射程超过2500千米,在日本附近发射即可覆盖朝鲜半岛。

  “美轰炸机、侦察机活跃在西太地区,看似与之前降级美韩军演传递继续和谈信号相互矛盾,实际上与美国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思路是一以贯之,即展现愿意与朝鲜政治解决核导问题,但又不放松制裁,并且军事解压和施压之间也是随形势变化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俊生对澎湃新闻说。

  此前,3月6日,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美韩决定从今年开始停止两国唯一的大规模机动联合军事演习——“秃鹫”演习。同时,两国还决定终止每年3月和“秃鹫”演习几乎同时举行的关键决断演习(KR),用名为“同盟”的小规模演习作为替代。

  与美国从各方面不断重新施压朝鲜对比,朝鲜并没有进行像此前一样强硬的“反击”,反而敦促韩国作为朝美之间的桥梁,继续发挥作用。

  据韩联社3月22日报道,朝鲜外宣媒体当日发表文章敦促韩方在改善韩朝关系方面采取更积极的态度。报道称,朝鲜外宣媒体“回声”当天发表文章指责韩方口头上说要切实落实韩朝宣言,事实上则看美国的脸色,并未为改善韩朝关系采取任何实质性的措施。报道称,引人关注的是,朝媒只批评韩方却未提美方。

  另一朝鲜外宣媒体“由我们民族自己”发表个人名义的评论,就斡旋朝美关系和推动韩朝合作交流进行批评称,这是优柔寡断的态度,看不到一丝对落实朝韩宣言的诚意和意志。

  无独有偶,当地时间22日下午,韩国统一部对外发布消息称,当天(22日)上午,设于朝鲜境内开城工业园的朝韩联络办公室朝方人员向韩方通报称,接到上级命令全员撤出。

  “朝鲜之所以撤离开城朝韩联络办公室,主要还是‘发泄’对韩国的不满,最近朝鲜对韩国和美国的批评也不时出现,撤离联络办公室也是性质相同的动作。”王俊生分析道。

  朝鲜世宗研究所研究企画本部长郑成长认为,由于朝鲜未要求韩方人员撤离,也没有做出关闭联络办公室的决定,若改变立场,朝鲜工作人员可以回到办公室重新开展工作。

  郑成长在接受俄罗斯卫星网采访时进一步表示,朝方召回开城韩朝联络办公室工作人员可能与朝鲜驻多国大使紧急回国的举措相符。这可能表明,朝鲜正在制定核裁军谈判和外交政策上的新战略方法,因此不能排除朝鲜领导层很快就核谈判发表强硬外交政策声明。

  另一方面,朝鲜国内的经济状况亦是另一层原因。朝鲜机关报《劳动新闻》3月21日刊文称,朝鲜曾经历过战争,也曾度过“苦难行军”时期,但当前的情况却是最艰难的,呼吁人们要“自力更生”。

  智库韩国开发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硕在最新的《朝鲜经济评论》2月刊中说,朝鲜的宏观经济从2017年逐渐陷入低迷,2018年整体状况进一步恶化。国际制裁重创了朝鲜,其进出口管道实际上都受到阻挠。

  联合国和红十字会的官员此前称,朝鲜去年(2018年)的粮食产量是十多年来最低,去年的持续高温、台风和洪水导致粮食收成减少了9%。另据路透社报道,联合国驻朝鲜协调员塔潘·米什拉(Tapan Mishra)说,各种灾难已经导致了朝鲜“严重的粮食缺口”,有大约380万朝鲜人急需相当于1.2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

  韩国《中央日报》此前援引消息人士消息称,朝鲜因经济状况恶化,正向市场发放救灾粮。为此,金正恩甚至不惜打开了“5号仓库”。“5号仓库”是朝鲜内部用语,指为应对灾害和救援状况而准备的战略储备物资。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线号仓库储备的是一种应急粮食,因此很少开放仓库。5号仓库的粮食看起来也早晚会枯竭,因此有传闻称朝鲜也可能会打开‘2号仓库’。”2号仓库是为应对战争而储备的粮食。由于是军用储备粮,因此几乎从未开放过。

  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天聪对澎湃新闻表示,去年以来,朝鲜经济,特别是外贸领域的确受到国际制裁的重创。但依托强大的经济体制稳固性和抗压能力,朝鲜国民经济和民生的基本面并没有受到致命打击。

  基于这样的情况,刘天聪认为朝鲜虽然急于与美国达成初步交易、缓解外部制裁,但是“这个紧迫性并没有那么巨大,需要朝鲜去做一些颠覆性的行动来破局——比如按美国的要价一步到位弃核”。

  因此,刘天聪指出,在可预见的未来,朝鲜经济还是具备硬顶苦撑的能力,即便制裁长期不解除,朝鲜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压垮。在此形势下,朝鲜作为一个高度理性的政治行为体,在这个时候,主要还是以“熬”为主。

  与此同时,有俄罗斯议员向卫星通讯社透露称,朝鲜最高领导人可能于近期访俄,其助手22日已为筹备这次访问抵达莫斯科。“访问可能很快就会举行,在夏天之前。但还没有具体日期。”报道称。此前,韩媒援引美中央情报局韩国任务中心前主管安德鲁·金的话报道称,无果而终的河内金特会后,朝鲜领导人可能会访问俄罗斯。

  关键词

  我是索邦大学法国文学博士马莎莎,850年的巴黎圣母院被烧掉了什么,问吧!

  我是索邦大学法国文学博士马莎莎,850年的巴黎圣母院被烧掉了什么,问吧!